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台湾能不能用uber打车台北高雄能不能用uber打网约车-【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4:51:03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9日,记者尝试着预约网约车从台北去桃园。打开uber(优步)app,选择出发地与目的地,等了大概半分钟,便有一位黄姓车主联系记者。

­  记者了解到,黄先生是台北市一名普通上班族,闲暇时当网约车司机,不仅是一种生活消遣,也是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补贴家用的一种方式。然而,岛内网约车的发展环境并不尽如人意。近日,网约车服务平台uber通过官方网站发布公开信,呼吁台湾当局允许台湾民众自主决定是否使用uber服务,这也成为这家全球专车巨头与台湾当局之间的一场最新冲突。

­一位台北市民正在使用uber app叫车。李烈 摄

­  民众需求呈两极化

­  是否需要网约车,首先看民众的需求度。记者调查发现,岛内民众对网约车的需求呈现两极化现象。

­  在台北,各类公共交通工具多,如捷运、公交、计程车、公共自行车等,且网点密、线路多,人们出行一般会选择它们。

­  以计程车为例,台北市主城区人口约260多万,目前约有3万辆计程车,平均不到100人就能享用一辆计程车,再加上其他出行方式,即使上下班高峰期,民众也能很容易就打到车。因此,在台北、高雄等公共交通体系完善的大城市,普通民众对网约车的需求度不高。

­  但这并不意味着台湾民众不需要网约车。“如果时间很紧,或者要去偏远的地方,事先预约一辆车,会更方便一些。”从事培训行业的陈女士,常常要到各县市授课,对她来说网约车提高了出行效率。

­  与台北、高雄等大城市不同,在台南、屏东等小城市,由于公共交通体系不发达,民众对网约车的需求度远远高于大城市。可是,即便这样,网约车在这些地方也很难生存。

­  一位业者向记者透露,台南、屏东等小城市人口少,计程车司机都不愿多来,更何况原本就是兼职的网约车司机。

­  这一现象导致了游客的不便。垦丁、野柳、清境农场等台湾著名景点都在小城市,没有便捷的交通工具,辗转于各景点之间,十分耗时耗力。因此,习惯了网约车的游客,除非包车或者朋友开车,否则就要有换乘各种交通工具的准备。

延伸阅读:台湾将对网约车祭出全球最高罚款 最重罚2500万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各方利益相互博弈

­  滴滴、易车等网约车app早已被大陆民众使用得十分娴熟。然而,岛内民众最常使用的uber app,却被台湾当局认定为“不合法”。

­  事实上,自2013年进入台湾市场以来,uber就屡遭争议。其主要争议是,uber公司注册的是科技行业,却提供叫车服务。台湾相关部门认为,uber究竟是运输业还是资讯业概念不清。因为,不同的行业,所交的税金不一样。

­  另一方面,台湾的计程车司机对uber抢生意的行为,也颇有微词。据uber提供的数据,台湾目前有超过100万名uber司机,其中40岁以下的年轻人占大多数,他们有的是普通上班族,有的是专职网约车司机;而计程车司机大多为50岁以上中老年人,很多都是退休人员。同时,uber司机不需要像计程车司机那样取得营业小客车证照,且不需要向有关单位登记、纳税等。因此,许多计程车司机认为,uber司机属于“非法”载客,严重影响他们的生计,要求台湾当局严格取缔。

­  为此,台湾交通主管部门曾经要求苹果和谷歌从各自的应用商店撤下uber应用,并一度要求uber从台湾撤资。

­  不过,由于uber进入门槛低、工作时间自由,已成了岛内许多人的兼职选项。对此,uber相关负责人表示,取缔uber将影响到100多万台湾民众的利益,甚至让好不容易再就业的人员失业。

­  目前,各种关于网约车的博弈仍在进行中。

­台湾uber遭到计程车司机抗议。(资料图片)

延伸阅读:台湾将对网约车祭出全球最高罚款 最重罚2500万

上一页123下一页

­  欠缺规则增加隐患

­  事实上,网约车带来的隐患确实是存在的。由于台湾当局认定uber“不合法”,不少台湾民众只好偷偷使用uber软件,但由此也出现了保险赔偿、人身安全等问题。

­  “uber司机没经过严格考试,而且车辆都是私家车,还被认定为‘不合法’,若发生车祸事故或消费纠纷,不知道找谁来解决。”使用过uber的林小姐告诉记者,有一次一位网约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差点跟对面的车相撞,幸好及时刹车,否则出了意外,保险赔偿如何给付、能否给付都是未知数。

­  事实上,台湾车行也有自己的叫车软件,比如“台湾大车队”自行开发的一款“55688”软件,除了下车是给现金外,其他功能几乎和滴滴打车一样,但它主要针对老顾客,不像uber那样,是作为第三方平台出现。

­  对于网约车管理存在的诸多问题,台湾交通主管部门有关人士认为,这主要是由于缺乏相关的规则,与其一味禁止,不如开发台湾本土的叫车软件,并对司机驾龄、素质、车况等情况进行规定。

­  “没有相应的规则规范市场,又对uber造成的冲击束手无策,台湾网约车难成气候。”一位台湾网约车司机如是说。(李烈)

延伸阅读:台湾将对网约车祭出全球最高罚款 最重罚2500万

台湾网约车问题迟迟得不到有效解决,26日台湾Uber司机联盟号召网约车司机出动300多辆车包围台湾交通主管部门办公地。网约车司机们诉求参考美国成立“TNC(网络运输公司)专法”、废除不平等的靠行制度、确认租赁车“合法”地位,并要求交通主管部门给予跨“部会”沟通时间表。

­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抗议行动解散后,交通主管部门随即发布新闻稿指出,“Uber在全球多数国家皆属非法经营,台湾并非特例。Uber及司机主张的分享车辆,实际上就是经营汽车运输业之营利行为。Uber及其司机假借分享车辆之名义美化营利行为,实际上就是规避责任、混淆视听。”

­  昨超过300辆车包围交通主管部门办公地周边杭州南路、仁爱路。此外,Uber2月16日也宣布已与交通主管部门达成共识,未来将与“合法”租赁车公司服务,重返市场后将采“合法、合规”营运,也引发Uber司机反弹。

­  抗议联盟提出四项诉求,包含“废除不平等的靠行制度,让想分享车辆的司机可以简易的申请营业牌照”、“参考美国‘TNC专法’、澳洲、新加坡个人营业执照,或相对现行更低门槛、更高弹性的管理规范”、“明确回应具有派车单、代雇驾驶之租赁营业车合法地位”、“展开跨‘部会’沟通的时程表”。

­  活动发起人沈柏耀说,台湾岛内现行制度就算要做网络运输,仍要遵守无谓的路招、排班限制,司机只能接受单一车队派遣。他认为,让路招、排班和网络运输各司其职才能做得好,实施“TNC”才能让司机自由选择于任一平台接单,提升司机收入。(中国台湾网 高旭)

­  “她所描述的事情与优步(Uber)所奉行的理念背道而驰,任何有这样行为或认同这种行为的人都将被解雇”。BBC20日报道称,知名打车软件优步的前职员近日发表了一篇长达3000字的博客文章,详细描述了她在公司受到上司性骚扰等不公平的待遇。此文一出,美国舆论一片哗然。为平众怒,优步老板卡兰尼克19日做出上述表态,表示将会就公司内的性骚扰指控展开“紧急调查”。

­  这篇博文的作者名叫苏珊·福勒,曾在优步做工程师。她在博客中写道,自从进入位于旧金山的优步总部后,就遭到了新上司的性骚扰。不仅如此,该上司还无耻地说,“我想在工作上尽量避免麻烦,但又不由自主地惹麻烦,因为总想跟女人发生性行为。” 苏珊表示,她立即向人力部门反映了上述问题,但被告知由于这是“初次违规”,因此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不仅如此,苏珊还因此受到了威胁,“有人要在我的业绩审核中给差评,这会让晋升或在公司内部调职变得很困难”。苏珊还在博客中称,她甚至还因为保存投诉的电子邮件作为证据而受到责备。苏珊表示,自己的遭遇并非个案。事实上,优步公司本身缺少多元化,且对女性缺少必要的尊重。苏珊在博客中写道,“过去一年,优步女性工程师的数量直线下降”。

­  苏珊的这篇博客在网上引起极大的震动。很多人评论称,苏珊的经历正是硅谷“兄弟文化”的缩影,即由男性所主宰的强势工作氛围。一些在硅谷公司或是其他科技产业工作的女性都曾有与苏珊相似的经历。对于众多指责,优步老板卡兰尼克19日发表声明称,“这是我第一次获知此事,已经向人力资源主任作出指示,对这些指控展开紧急调查。” 卡兰尼克表示,“我们致力于将优步建设成一个公正的公司,这一类的行为在优步是绝对不会被姑息的。” (艾美丽)

­  中新网2月13日电 据外媒12日报道,法国南部一名商人将打车软件“优步”告上法庭。原因是,这个约车应用程序把他和情人约会的行程发到太太手机里。

­  这名男子说,有一次,他用妻子的手机约了优步车。后来他虽然退出登录,但是,优步应用程序继续向妻子的手机推送他的叫车订单。

­  妻子犹如远程监控,出轨丈夫行踪遭曝光。后来这对夫妻离婚。

­  有法国媒体报道说,男子向优步索赔高达4500万欧元。

­  他的律师告诉法新社,客户是应用程序"漏洞的受害者","漏洞给他的个人生活带来了问题"。

­  至于《费加罗报》称男子提出巨额索赔,律师不予置评,只说客户希望保持匿名。《费加罗报》还说,也有其他用户遇到同样的问题。

­  该报自己做了一项试验,用一部手机登录、退出优步,然后用另一部手机约车。后来,软件将订单推送给两部手机。

­  报道还说,优步12月发步更新之前,这个漏洞只影响苹果手机,安卓好像没问题。

­  优步未就个案发表评论。

北京昕盛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PVC排水管模

马鞍山新风机

切割拆除

鼎盛电子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