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正确看待中国对外投资收益逆差

发布时间:2021-01-25 16:04:02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正确看待中国对外投资收益逆差

[ 考虑到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是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大头,约占总量的67%,提高企业对外投资能力,是降低中国对外投资逆差的当务之急 ]  今年4月,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2013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显示,2013年我国对外投资收益逆差为599亿美元,较上年扩大4.3%。这一数字立即引发激烈争论,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对外投资逆差不可持续,未来将造成国际收支风险。但笔者认为,中国对外投资逆差只是表象,如何理解中国对外投资逆差的原因,正确看待当前对外投资逆差,需要更深入地分析。

对外投资逆差背后有投资能力问题  一些经济学者认为,资产负债结构问题是造成中国对外投资收益持续逆差的主要原因。中国对外资产主要为外汇储备资产等债权型资产,对外负债则主要为外商直接投资(FDI)等股权型负债。而股权的收益率往往高出债权收益率近20个百分点,导致了我国的对外投资收益逆差。  但外管局公布的数据只是告诉了我们,中国对外投资收益的总体逆差为599亿美元,并未提供我国各项对外投资的实际收益情况。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BOPA数据库的国际收支细项数据,我们可以观察到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和证券类投资的实际收益情况。以2012年为例,当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投资收益逆差为1677亿美元,证券和其他投资的投资收益顺差为1103亿美元,合计得到对外投资整体收益逆差574亿美元。  结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国际投资头寸数据,我们还可以进一步估算各类投资的投资回报率情况。从表一可以看到,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收益率仅为4.3%,不仅远没有一些经济学者想象的20%以上,而且明显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对外直接投资的收益水平。反而是我国对外证券投资的收益率基本与发达国家表现较为一致,甚至在对外债权类证券投资领域的业绩超出发达国家。从对外证券投资规模可推测,其中主要为外汇储备资产。  因此,除了资产负债结构问题,对外直接投资能力低下,也需为对外投资整体收益逆差负责。考虑到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是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大头,约占总量的67%,提高企业对外投资能力,是降低中国对外投资逆差的当务之急。的确,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失败的例子近年来屡见报端。缺乏专业技能和人才,不重视成本收益,不全面评估风险,不尊重当地法律文化,也没有人为投资业绩负责,是中国企业“走出去”失败案例的共性。  对外投资逆差是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发展必经阶段  实际上,纵观与中国发展水平(以人均GDP为标准)接近的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例如巴西、俄罗斯和南非等,都或多或少存在类似中国的资产负债结构问题,也无一不呈现对外投资逆差(如图一所示)。即使排除巴西等对外净债务国,只考虑同样处于对外净债权国地位的马来西亚和俄罗斯,也不会影响结论。  新兴市场国家普遍存在的这种看似不利的资产负债安排,以及每年数以亿计的对外投资逆差,实际上是后发经济体追赶发达经济体的必经阶段,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从资产方看,外汇储备资产虽然收益不可能很高,但具备高安全性、低风险性,从风险收益匹配的角度看其投资业绩并不差。更重要的是,外汇储备资产的高流动性在应对外部冲击时可发挥重要的蓄水池作用。在去年的一波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危机中,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大幅贬值,被迫迅速调整国际收支,严重扰乱了经济运行。中国能够独善其身,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未见资本大幅外流,维护经济平稳发展,外汇储备对市场的震慑作用非常明显。  从负债方看,FDI的融资成本的确较高,但与债权投资者拿固定收益相比,FDI投资者普遍追求投资的高增长,有动力共享领先的技术、管理和销售经验,帮助被投资企业实现全方位提升,真正实现“你赚钱,我发展”。与这些隐性收益相比,付出高一点的融资成本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实际上,很多实证研究表明,一国吸引FDI规模与其潜在经济增速呈显著正相关关系。此外,FDI的股权性质决定了其较强的融资稳定性,在国际金融动荡时期不大可能迅速抽资,降低被投资国流动性紧缩的风险。  因此,正确看待我国对外投资收益逆差不能只盯着亏了多少钱,单纯地算投资账,而应该从更宏观的角度,理解当前对外资产负债结构对提高我国潜在经济增速和维护外部账户稳定所起的作用。换句话说,对外投资收益情况不应孤立作为我国经济调控的政策目标。  转变经济结构,促进国际收支平衡  随着外汇储备规模接近4万亿美元,通过继续积累外汇储备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和增加对中国经济的信心的边际效应已越来越小。因此,坚持“扩内需、调结构、减顺差、促平衡”,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国际收支平衡,同时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降低央行购汇压力,才应是外汇体制顶层改革的核心关切。在人民币达到均衡汇率时,藏汇于民会自然而然逐步得到实现。我国对外资产负债结构和对外投资收益逆差的问题将能够得到缓解。

廊坊精装修

金域南外滩装修

装修全包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