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英特尔中国十年一觉大区梦

发布时间:2021-01-21 03:50:33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杨旭提笔左右各一点,那条本来卧在蛋糕上的龙,突然间有了生气,有舞爪欲飞之势。

画龙点睛——在为英特尔工作20年之后,杨旭终于为中国区画上了最重要的两笔。

2006年12月19日,杨旭眉间有喜色。

翌日,英特尔正式宣布,中国区将从2007年1月1日起成为独立大区,直接向美国总部汇报。

这家自1969年创立的公司打破了它20多年来从未开设新大区的传统。

会议现场,杨旭用重庆方言即兴表演了一段“杨旭读报”。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个月前,杨旭重掌中国区不久,在谈起英特尔中国时,双目潮湿。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

独立大区的价值可以从与联想的合作窥得一斑:

在联想收购IBM的PC业务后,英特尔将与其合作业务全部划分给美国总部直接管辖,包括中国的相关业务,“这种结构容易导致决策过程缓慢,”英特尔一内部人士表示。

他说,中国区独立后,将会成立一个特别小组(暂定名为“联想小组”),全权处理与联想中国相关合作业务的对接。

更多的价值还在后面:Chinabyte从侧面获悉,中国区成为独立大区后,不但直接向美国总部汇报,还意味着在预算审批、项目投资等方面更加灵活,可以针对中国市场需求进行相应产品研发以及市场推广等。

“以前英特尔在降价或进行品推时,都要逐级上报,这样导致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遗误战机。独立后显然中国区在这些方面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和决策权。否则中国区的独立就没有意义了,这也是为什么英特尔20多年来从为设立新大区的原因,既然设立,就要给予充分的权力。当然拥有的权力越多也就意味着承受的义务越多。”一位与英特尔关系密切的人士向Chinabyte表示。“义务越多”——也可以解读为中国区在销量上将会有巨大压力。

杨旭亦告诉Chinabyte,英特尔中国区的独立必须是整体的考虑。因为一方面大区作为一个国内公司对中国要有个承诺,另外一方面英特尔作为一个国际公司,在国际上也要有个承诺。

虽然杨旭本人表示中国区的独立是整体推动的结果,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团队行为。但据知情人士介绍,这种说法更多是谦虚之词,“杨旭对中国区的独立功不可没” 。

历史的教训

2006年是杨旭在英特尔工作的第20个年头,同时也是他在中国工作的第11个年头。

“回到中国当时第一个任务是负责OEM部门,当时国内最流行的PC还是486级的电脑。没有跨国公司将最新的技术引入中国,我就与联想方面进行接触。后来英特尔与联想一起推广了‘奔腾之战’的活动。那个时代,联想在94年的年销量只有45000台,95年也只有11万台的销量。”时至今日,杨旭依然可以回忆起10多年前的“陈年旧事。”

推动英特尔与联想合作的杨旭看到了他最愿意看到的双赢结果,一方面,联想通过与英特尔的合作成为了国内PC业的执牛耳者;另一方面,英特尔也凭借与联想的合作奠定了国内微处理器的霸主地位。

不过英特尔与联想的亲密无间却在2004年被它的老对手AMD所打破。

2004年的联想在经历裁员风暴后,急于寻找一片广阔的市场空间来维系自己霸主地位。杨元庆凭借商人敏锐的目光看到了5、6级市场这片广阔的蓝海,于是他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城市的战略,并制定了2999元PC的“圆梦计划”。

此时的杨元庆却遇到了一个紧要问题:如何尽可能降低成本。5、6级市场虽然市场空间巨大,但是消费能力低下,如果大张旗鼓地去卖高价电脑,结果不言自明。

当时,杨元庆想到了从“奔腾”时代就维系着良好合作伙伴关系的英特尔。“联想当时想做低价计算机,需要英特尔支持。可是英特尔对联想的要求反应冷淡。联想被逼无奈,选择了同AMD谈判。”曾有联想内部人士向媒体做了上述发言。“在联想与AMD进行磋商后,AMD在12个小时内就决定了这件事情。”

联想与AMD的合作成就了后者在中国市场的转机。

“联想为圆梦计划与英特尔进行接触时,英特尔无法即时反馈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逐级汇报的制度不能在第一时间向联想作出回应。就当时的情况而言,即时英特尔中国区全员都为此事忙碌,也无法达到向AMD一样在12小时内就决定整个事情的高速度。”曾有分析人士如此评论联想与AMD的结合。

除了逐级汇报制度外,当时中国区作为执行者而不是战略制定者的角色同样是双方未能最终合作的另一原因。

据一知情人士介绍,英特尔在2004年时已经看到了服务器与移动计算领域的前景。“安腾处理器的推出和迅驰平台的推出对整个IT产业而言都产生了难以估量的深远影响。尤其是迅驰平台,如果没有这个平台,就不可能有现在已经深入人心并广泛普及的无线网络概念。当然,对于一个公司而言,毕竟资源是有限的,所以这也给了AMD在桌面处理器领域可乘之机。”

由于战略重心的偏移,导致AMD逐渐削弱了英特尔在桌面处理器领域的份额。有消息说当时英特尔认为奔腾品牌依然可以沿用十几年,但是这种判断在今天看来,有些过于自信。

以联想为突破口,AMD在OEM市场上继续攻城略地,时至今日,包括联想、方正、同方在内的三大品牌都已同AMD建立了合作关系。

如果当时中国区有足够的权力去自行决策,而不是简单执行英特尔总部制订的将中心偏向服务器与移动领域战略的话,今天中国PC市场的格局如何,恐怕还未尝可知。

杨旭的新挑战

在某些时候,某些特定人物的微小变动会影响到整个历史的走向。当时的杨旭与佘晖的离开就间接影响到了英特尔在华的发展史。

2005年7月,时任英特尔中国区总经理的杨旭被擢升为公司亚太区的联合总经理。中国区的工作由赖一龙和简安琪接任。此外,在中国市场耕耘多年的杨旭爱将佘晖也被调往亚太区担任渠道销售总监。

佘晖于1996年9月加入英特尔公司。他从基层销售做起,最初在浙江、福建等地销售视频会议设备。2003年3月被任命为英特尔(中国)有限公司渠道业务总经理,他所负责的渠道业务部门负责与中国大陆地区的分销商间的业务联系和推广活动。

赖一龙与简安琪担任中国区总经理后,在中国推行了CAPP计划。该计划的具体内容是,扶持地方二线品牌,并以此作为与方正、同方、TCL一线厂商进行谈判的筹码。

这一计划与此前杨旭执掌中国区时所采取的策略背道而驰。此前,英特尔与国内的大多数一线厂商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某种程度上而言正是这些合作伙伴的努力对英特尔在中国的成功起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

但是CAPP计划的推出,则完全疏远了英特尔与一线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再加上外部市场环境的改变,最终导致了方正、同方全部与AMD进行合作的结局。

与“奔腾之战”是英特尔的转折点一样,2006年5月16日成为了英特尔的又一个转折点。在这一天,杨旭重新回到中国并出席了联想的新品发布会,同是在这一天,英特尔宣布了赖一龙和简安琪的人事变动,杨旭重新执掌中国区帅印。

“刚回到中国后的杨旭开展的工作是非常艰苦的,那段时间他曾频繁与方正、同方这些PC厂商的高层进行接触。现在来看,这些工作都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不过确实一切都不容易。”接近杨旭的人士向Chinabyte介绍说。

英特尔宣称独立后的中国区与方正、海尔、浪潮等本土一线OEM厂商的合作也将继续延续。这一消息获得了方正在第一时间的答复。

方正公司在接受Chinabyte独家采访时表示,可以从这个举措上看出英特尔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以及未来在中国市场开拓的决心。中国区地位的提升,会使中国厂商、消费者从中获益,可以更直接的享受英特尔最新的产品及相应的市场策略。英特尔此举无疑是增强了其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可以预见,未来中国的PC市场将会随着处理器竞争的升级而获得高速发展。

“从方正科技的角度来看,随着英特尔中国区地位的提升,方正科技将在各个方面与英特尔展开更加深入的合作”。方正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如是说。

显然,方正的态度对于英特尔中国区的独立而言传达出了某种善意的信号。

随后在Chinabyte就此事采访更多合作伙伴时,海尔一位高层在电话中直言:“正在参加英特尔的一项重要会议”。

但新独立的大区还有很多事要做。

“英特尔也好、AMD也好,不肯为渠道承担责任,渠道商生存问题没有解决的话,发展就没有办法。”一位渠道商从另一个角度向Chinabyte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5、6级市场关键是卖产品,不想把资源给到大客户手里面,小的客户又扶持不起来,国内很多企业不能接受,报销广告费用太复杂,适应它的流程又很被动。”这位渠道商表示,今年英特尔的产品更新程度过于频繁,导致了淘汰速度的提高,这为处于产业链底层的中小渠道商带来的生存压力,很多产品还没销售出去,更新换代的产品又出来了。

另据可靠消息透露,英特尔为了保持行业的领先地位,未来将两年更换一套构架,用这种高程度的创新来维持自己在技术的领先地位。

新的问题摆在了杨旭面前,如何解决渠道的存货消化与产品更新过快的矛盾,将成为他急需解决的下一个问题。

三国大亨

新少年悟空传

铁甲突击

电脑装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