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摄影采风的那些芝麻事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9:26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陈力

摄影师?照相师?

三伏天。跑到一偏远乡间拍摄。在一农家遇到三个中学生。三个小家伙对在深山荒野中遇到一挂“长枪短炮”的老头颇有点诧异。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学生问我:“你是摄影师还是照相师?”

“这有什么区别吗?”我“咔嚓”这么多年,还真没想过小家伙提的这问题。

“当然有区别啦,照相师就是照相馆的师傅。摄影师是搞艺术的!”小家伙说。

我一时语塞。细想,他的话不无道理。

你是记者?

年末,在恩施一集镇拍摄民俗。挂着相机穿行在熙熙攘攘赶集的农民中,多少有些显眼。

正行走间,被一个看上去40多岁的农民挡住了。

“您是记者吧?”他问我,语气中透出特别的尊重。

“我是记者的爷爷。”我调侃道,“你有什么事?”我不是被拦轿的“钦差大臣”,出于好心,反问他。

“是这样的,”他说,“我们村里一条公路原来好好的,今年夏天被一场洪水冲得一塌糊涂,有将近半年无法通车了。找过乡里多次,都没得到解决。想请您去现场照几张相,向上面反映,肯定解决得快些。”

“哦!”看着这位农民真挚的眼神,我无法一口回绝。想了想,我告诉他说:“你们这儿离恩施城区很近,如有机会进城,去找找报社的记者,也许管用。”后来,好像看到过报上有反映这类问题的报道,也许真有哪位记者去过。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天刚破晓。一层淡淡的薄雾飘浮在原野间。远处的山峦,在这薄雾中变得有些似有若无了。山边的农舍,不时有公鸡打鸣声此起彼伏,犹如歌手在吊嗓子。回应的是一阵阵狗叫声。

此时的我,一个孤独的行者,走在这乡间的小路上,似乎忘记了是在摄影采风,只是贪婪地享受这乡间的古朴之美。我掏出手机,给一位朋友发了一条短信:“此时,你还在梦中,我却一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换胎记

为了拍摄家乡一林场的秋色,我乘坐一朋友的车,早上4点多钟就出发了。朋友的车开得不错,尽管是个新手。

离开城区,走了约摸半个小时,开始上山。朋友突然觉得车走得不大对劲,于是靠边停下命我下车瞧瞧。我一瞧:“坏了!前右胎由‘O’变成‘Q’了!”朋友急忙下车瞧个究竟,胎被刺破得到确认。

我俩一时束手无策。朋友驾龄不长,开的又是才上手的新车,还没处理过这类故障。我坐了一辈子车,自然更不会修整这玩意。这前不巴村,后不沾店,叫城里的师傅,也太早了一点;招手拦截过路车司机帮忙,人家疑是劫匪,加速就跑了。咋办呢?突然想起一句老话:活人还能被尿胀死?我对朋友说:“我们自己动手试试换胎!”借助晨光,我们打开后备箱,找出了备用胎,又找出了随车配备的换胎的工具。我在脑子里开始“急转弯”搜索曾经见过的别人换胎的一些情景。但一动手就遇到麻烦:我记忆中是一种油压千斤顶,但眼前的却是一种金属支架!捣鼓了一阵才找到支架的着力点,总算抬高了车体。但因为不知道下轮胎螺丝要顺时针用力还是逆时针用力,又颇费了一番周折。当第一颗螺丝松动的时候,我就知道成功了!最后,终于OK。朋友上车一试,还行!于是继续前行,终于找到一路边修理店,修好了泄气的胎,又调整了刚换上的轮胎的螺丝。这才放心大胆地上路。

讨开水

也是大热天在乡村拍摄,特渴!带的水喝完了,于是走进路边一农家。这是一户家境不错的农家,新楼,很有点时髦。走进门厅,一眼就瞧见客厅里茶几边有两个热水瓶杵在那里。一位大嫂正在家中。我很客气地叫了声:“老板,讨口水喝!”她瞧了我一眼,不冷不热:“哎呀,没得开水!”讨水不成讨了个没趣,我悻悻地离开这户人家。一般来说,在我们山里,是极少遇到这种情况的。很多时候,乡亲们见到我们这类拍客,会主动邀请我们进去喝茶休息。这时,阿Q精神在我身上起了作用,我自我宽慰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抬脚朝邻近的一户农家走去。进得门内,我照样说了声:“老板,把口开水喝!”屋里是位大妈,热情得不得了:“来,我给您家倒!”把我递过去的杯子倒漫了才罢手!

林中遐想

2010年参加拍摄“鄂西林海”,走了全州不少林场。身处林海中,呼吸林中清新的空气,的确是一种享受——在城市中无法找到的那种享受。想想,这些年政策稳定,恩施州的植被恢复很快,成了山外人们向往的绿洲,心里不由得腾起一种愉悦。

但是,在林中游走,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忽然想起恩施人演出的一个小品有一句台词:“恩施是适合人和动物居住的地方!”

对了,林中缺少动物!如果说,城市和乡村是人类居住的“家”,那么,森林就应该是动物们的“家”。如果是林海,那么,海中就要有“鱼”。遗憾的是,这次拍摄林海,除了偶尔见到几只普通的鸟外,完全没有碰到过其他野生动物。原因很简单,鄂西这片林海还不完全具备条件成为动物们的“家”,人类只顾自个享受,对动物干扰太大,植被太脆弱,很少连成大片大片的真正的森林,无法保证动物们安居乐业。

记起2007年夏天,我到北欧的挪威、瑞典,曾在清晨到所住城市的郊区森林中散步、摄影。几次都有野鹿撞入我的镜头,其他如松鼠,各类鸟儿,见到的就更多了。野鹿是动物中最胆小的,但在这些国家的城市边缘,它们却生活得自由自在,足见那里的人和动物是真正的和谐了。

带着深深的遗憾,我继续在林中拍摄。心中祈祷着:鄂西这片林海,哪天处处都能见到“鱼”的时候,那就真正名至实归了。

和狗的遭遇战

2007年初夏在湖南古城凤凰旅游拍照时的一幕惊险场景至今忘不了。

那天,为了拍摄一张凤凰古城的全景照,我选择了城区边上一个小山头为拍摄点。那段时间,我的一条腿不明原因地疼痛,行走多少有点不便。于是要了一辆出租车驶向那个山头。到了那里,见有一漂亮的建筑,一看方知是“黄永玉艺术博物馆”。我仔细侦察了一番,发现只有绕到博物馆后面的一个山头才能拍摄。于是,便离开马路,顺着田间小路向那个小山头爬去。我气喘吁吁到了那里,正端起相机准备拍摄,忽然下面五六十米处一户人家院子里传来了激烈的狗吠声。大事不好!这户人家养了两只看家狗。我这个不速之客竟然惊动了这两只狗。这时,那两只狗好像各有分工似的,一只在原地坚守阵地,另一只箭一样窜出来,顺着竹林间的小路向我扑来!说时迟那时快,我连按快门都来不及了,转身连滚带爬地顺原路急速后撤,连腿部的疼痛似乎都感觉不到了。等到跑下来二三十米后,回头一看,只见一只大黄狗已经占据了制高点!我站住了,它也不再追击,而是坐在那里死死地看着我!看来,这狗很不欢迎我这个远方来客,但狗也是有防区有理性的,只要不进入它的防区,它就不会攻击。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大概也是狗们遵循的准则。与狗对峙大约一分钟后,我才不紧不慢地返回,这时,我已是一身大汗。

自那以后,我在乡下拍摄采风,就特别注意防狗。

衡阳订制职业装

安徽职业装定做

江苏工作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