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打车APP一年烧钱400万元却无收入红海搏杀为哪般

发布时间:2020-06-29 20:26:32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最近,杭州的打车应用快的打车宣布收购上海的本土打车应用“大黄蜂”。大黄蜂的创立时间为2013年4月,在其创立之初就定位于本土打车应用。至此,全国打车应用已经进入激烈的红海搏杀。

在收购大黄蜂后,快的彻底坐稳了南方主要城市,仅在上海其份额就达到了近8成。尽管如此,在向全国30个城市开疆拓土,收获500万乘客、20万司机之后,快的打车CEO陈伟星尚未找到盈利模式,处于持续不断烧钱过程中。

每年至少烧钱400万元

陈伟星说:“3年内不考虑赚钱,我们要做的是通过新的技术手段,为百姓和小生意者提供超乎想象的便利,在用户享受到基础服务的前提下,我们才去考虑如何通过增量的服务赚钱。这就是创新和技术革命需要付出的代价—痛苦的赔钱煎熬。”

打车APP有其特殊性,作为人手一个的产品,要改变最普通的人群出行和接客习惯,教育时间成本非常之高。为了加快这个习惯的养成,同时又在竞争异常激烈的情况下,使得快的打车在市场培育阶段的费用急剧上升。陈伟星说,快的打车每个月的支出接近300万,其中线下推广的员工额外支出、全国20万司机补贴和市场费用都是在培育期的特殊费用。

陈伟星简单算了一笔账,只做本地市场的打车APP公司,如果要做好产品和运营,至少需要30到40人规模的团队,包括薪酬福利办公费用和杂项支持,一年没法少于400万元,这还不包括推广乘客的费用。

在最早的版本中,嘀嘀打车曾试图向用户收费。每次叫车,用户需要多支付3元,嘀嘀打车和出租车司机各得1.5元。但是收费限制了用户的增长,嘀嘀打车后来只能免费。于是,把手伸向用户的盈利模式宣告结束。

双寡头竞争超过40家已死

这个产业的发展是个长线竞争,因此谁能熬到最后,才是最后的胜出者,目前能够与快的打车相抗衡的只有腾讯投资的嘀嘀打车。艾瑞咨询10月上旬发布的报告显示,嘀嘀打车与快的打车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位居全国第一和第二,两者的用户数占所有打车应用用户数的80%以上。

打车应用在初期推广时,赠送出租车司机车载充电器等小礼物是常用的手段,推广费用并非居高不下。随着耕耘成果初现,各个打车应用开始对外扩张,用户的争夺战也烽烟四起,广告投放、用户补贴等推广方式大量在市场通行。但恶性竞争并不能带来美好的结果。

与大黄蜂的“幸运”被收不同,大部分在线打车产品均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摇摇招车这家2011年就开始做的在线打车“老字号”已经默默无闻很久了,市场占有率仅有6%。

还有诸如百米、1039易打车等相当部分在线打车应用因资金、用户数问题处境岌岌可危。快的打车另一位CEO吕传伟估计,目前已经确认“死亡”的在线打车应用已经超过40家,而大部分公司都处于收缩战线的状态。

陈伟星说:“目前打车APP全靠VC们赌未来,给高额的投资生成。这些公司可以提供最好的产品和服务,但面对高昂的成本,谁都可能断粮死亡。快的打车投靠阿里巴巴,嘀嘀打车投靠了腾讯。其他的打车APP我很难相信继续由VC进来烧钱,转型和死亡也就是在年内的事。”

挖掘打车背后的数据将提供盈利方向

为了摆脱困境,各家打车应用开始了转型之路。

摇摇招车正在开拓由在线打车切入车载娱乐系统的业务。内部人士透露,与此前摇摇招车一度资金链断裂不同,现在内部是资金充裕的,在基本停止推广并流失掉部分员工后,公司的运营成本已大大降低。

不久前,嘀嘀打车宣布与分众传媒达成了过亿人民币的广告合作,并大规模投放线下广告。嘀嘀打车创始人吴睿曾表示,在线打车在经历了线下厮杀后,如今亟待品牌化,他还预测品牌化也将成为未来各家的一个重点战略。

陈伟星说,快的打车要进行持续稳定的产品创新。快的打车从研发的第一天起,他们就不是定位为一个专门打车的工具。“我们为软件设计了用户聊天体系,为了以后能更加方便地扩展服务。而打车只是我们获取用户和品牌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智能出行,然后第三步的综合服务APP呼叫平台。对于用户而言,未来的快的打车不光能叫到的士,还能叫到商务车、代驾,甚至家政、旅游等等。”

吕传伟认为,通过挖掘打车背后的数据可以为用户提供增值服务,这也是未来的盈利方向。快的打车对用户的打车信息有历史记录,并对用户的职业或身份做出一定的判断,进而推断出用户在打车之外的需求。快的打车已经对这点开始尝试并进行投入。

网络VPN加速器

海外华人vpn

海外手机看国内视频

回国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