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央行警示低效率企业霸占金融资源年内利率难调整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2:00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央行警示低效率企业霸占金融资源 年内利率难调整

首次回应“货币热、经济冷”央行警示低效率企业霸占金融资源

“2013年前几个月,货币信贷增速相对较高,社会融资规模增长也比较快,金融和经济数据‘不同步’现象引起关注……背后主要还是结构性和周期性问题。”

这是央行在其近日发布的《2013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阐述的。这一表态,是央行针对“货币热经济冷”的疑问,第一次正式、公开的回应。

金融与经济数据“不同步”,在业界则被广泛称为“货币热、经济冷”。究其原因,有学者认为金融体系存在大量“货币空转”;亦有学者认为“僵尸企业”(无望恢复生气,但由于获得放贷者或政府的支持而免于倒闭的负债企业)大量出现。

央行在报告中提醒称,近几年货币信贷增长较快,对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一些过剩产能、低效率企业还占用着大量的金融资源,容易导致资金的使用效率偏低,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下降。

“应当看到,经济结构决定金融结构,提高资金运用效率的关键还是要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步伐,形成新的增长点和内生增长动力。”央行认为,需要进一步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盘活存量,优化增量,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社会融资规模明显增多

对于上半年的融资情况,央行在报告中称,社会融资规模明显多于上年同期。

2013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为10.15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38万亿元,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其中,6月份社会融资规模为1.04万亿元,分别比上月和上年同期少1485亿元和7427亿元。

从结构上看,央行总结了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的两个主要特点:一是人民币贷款新增额多于上年同期,但占比明显下降。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2217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50.0%,同比低12.4个百分点。

二是外币贷款、企业债券、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增长较快,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占比提高较大,融资结构继续多元化。上半年外币贷款、企业债券、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占比分别为5.7%、12.1%、11.0%和12.1%,同比分别提高2.1个、1.5个、4.8个和7.8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货币供应量亦迅速增长。2013年3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高达15.7%,到了6月末虽然降低至14%,但亦远远超过13%的目标值。

大量的流动性注入之后,实体经济并没有应声而起。2013年第一季度GDP增速仅有7.7%,第二季度更是下滑至7.5%。而进出口贸易数据、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等经济运行的关键指标亦不理想。

按照以往经验,大量货币投放出去之后,宏观经济往往应声而起。这一点,在2008年应对金融危机期间,展现得淋漓尽致。然而在当下,宏观经济的“货币药方”似乎失灵了。

由此,“经济冷、货币热”的现象开始被业界关注,有一种解释认为之所以“经济冷、货币热”是因为存在“货币空转”的现象,即资金大量在金融体系内部自我循环而没有进入实体经济。

驳“货币空转”

而早在6月末,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时就曾谈及“货币空转”问题。周小川表示,“空转”这种描述过于简化。更恰当的观察角度是,要看金融体系的资金是不是服务于实体经济。

“金融市场中也会有一些金融产品之间的资金流动,包括银行之间的相互拆借,这些金融产品可以解决头寸、流动性,也有避险和价格发现等功能,即便这些也不宜于简单地用‘空转’来描述。”周小川说。

在上述报告中,央行还称,近期金融与经济数据的不同步现象,背后主要还是结构性和周期性问题。

从结构性角度看,一是传统产能过剩和新增长点不足,更多资金投向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等领域,其中土地储备、购置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但在项目开工之前并不产生GDP。二是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会占用两套资金,放大融资需求。在传统低效产业边际产出递减的同时,新兴产业尚未产生明显经济效益。三是金融深化过程也会使融资环节增加、链条拉长。

一名国有大行风险管理部人士对本报表示,传统产业要生产,需要占用资金,企业还要向新兴产业拓展,亦要占用资金,但新兴产业可能不会马上获得收益。“综合来看,就要占用一套半,甚至两套资金。”

“从周期性因素看,在形势和预期不稳时,企业更倾向多储备资金。”央行还表示,中国仍处于经济扩张和转型阶段,一直以来经济主体对资金的需求都比较强。企业在有机会获得贷款、债券等融资时,往往都倾向于把钱先拿到手上,在经济形势和预期不稳时更是如此。

对于企业而言,占有资金不仅可为债务清偿进行储备,并可通过借给其他资金需求者获取收益,而且还可以在经济复苏时快速扩大再生产。

央行还称,金融和经济数据之间有一定相关性,但严格匹配的情况比较少。两者或多或少会有偏离。历史上看,M2增速与GDP增速之间的“不同步”并不是新现象,如在2003年、2005年及2009年,M2增速均超出GDP增速较多。

比较而言,经济偏热和通胀上行期M2增速与GDP增速偏差较小,甚至会低于名义经济增速;经济景气度相对较低时,M2增速则会明显超出GDP。这与企业预期不乐观、投资领域不足从而导致货币流通速度下降有关。

年内利率或难调整

对于下一步货币政策思路,央行称,“贯彻宏观稳住、微观放活和稳中求进、稳中有为、稳中提质的要求”,“为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创造稳定的金融环境和货币条件”。

昨日,央行还透露,8月2日至3日上午,央行召开了分支行行长座谈会。会议亦再次强调,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增强调控的针对性、协调性。

“在出台放开贷款利率下限的政策之后,年内已不可能继续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称,在货币政策方面,央行很可能在今年余下时间保持政策利率不变,而信用政策宽松程度将有所降低(与2013年第一季度相比).

对于当前经济形势,上述央行分支行行长座谈会判断,当前,我国主要经济指标处于年度预期目标的合理区间。同时也强调,“经济运行稳中有忧,经济增长动力和下行压力并存”。

上周公布的最新中国官方PMI数据显示,7月PMI为50.3,高于上月的50.1。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大型国有企业开始受益于近期政府推出的一些举措。

“尽管PMI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反弹,但PMI指数与近期的其他一些指数仍然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分歧走势。PMI反弹并没有改变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基本面仍在恶化的基本观点。”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刘利刚则表示,央行需要采取降息(包括存贷款利率)来避免整体经济的进一步下滑。如果外汇占款持续为负值,央行也需要采取降准举措。

“下半年,货币政策需要在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进行平衡。”交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鄂永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下半年准备金率不会大幅下调;但一旦经济增长滑出下限、资本持续加快流出,也不排除小幅下调1至2次、每次0.5个百分点的可能。

呼市专业胎记的医院

北京皮肤科专家

苏州相城医院人流多少钱

昆明治疗阳痿早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