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事没事别老撸串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0:42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今日特色,里脊串、排骨串。数量有限,售完为止。”漆黑的木牌上也不知是用颜料还是什么写着这几个大字,那惨红的字好似还没有干透,上面多余的颜料顺着字迹滑落下来,使得这个牌子显得愈发刺眼。

李老板看着吃吃喝喝的客人们很是满意,自从每天换一种菜品的经营方式打出去后,小店的生意是越来越好。这样挣的钱多了,也不用担心夏天肉烂的快。今天的生意也同往常一样还是那么火爆,自己支的炉子都快不够烤了,浓浓的肉香味飘了一条街出去。走在路上总是能听到有人说这里的肉串好吃,跟别人家的不一样。每当听到这样的夸赞时,李老板都只是咧嘴一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小贩就要有城管。城管大队新上任的小祝来到小店前,张口就喊:“老李头!跟你说了不让占道,你还摆出来这么多桌!怎么?你生意火了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赶紧收了收了,要不然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糖有多甜盐有多咸,什么叫天马流星拳!”

李老板看见他来就已经感觉不妙,这正尴尬呢,旁边一桌食客说:“哎,哥们儿,我们几个老哥们儿兄弟很久没聚在一起吃饭了,尤其还是这么好吃的烤串。这样,给个面子,回去跟你们队长说,就说他启钢叔在这吃饭,他肯定给面子。”说着抄起桌上的钱包,拿出一沓软妹币,“来,这是给哥几个买酒的钱,这大热的天儿啊,就适合在这啤酒配撸串!哎!老板再给她们烤40串牛羊肉带走,算我账上!”

小祝看是队长认识的人,还对自己这么客气,赶紧小心的称是,拿着钱和串对食客客客气气的说了几句好话就走了。李老板走过来谢过了食客,又送酒又送菜,感激的不得了。那食客却并不在意,只是笑道:“李老板,你别跟我客气,真要感谢我的话,那就明天给我准备好最新鲜的猪心管和肉筋,我还带着我这帮弟兄们来给你捧场!”

李老板回头望了眼城管小祝离开的方向才转过头回道:“好,好,这个没问题,明天一定让您尝到最新鲜的猪心管和肉筋!”

这边小祝巡街回去正在跟队长汇报情况:“队长,今天我遇见你熟人了。那老大爷年纪不小,出手还很阔绰呢。哦,对了!他还说他是你启钢叔。”

话音刚落就看见队长惨白着一张脸,满脸惊恐的抓住小祝的胳膊问道:“你在哪看见的?快带我去!快啊!”小祝虽不知道队长为什么突然这样,但谁让人家是领导呢,就这样二人乘车来到了李老板的摊位前。

“今日特色,猪心管、肉筋。数量有限,售完为止。”同样是漆黑的牌子,同样是惨红的字迹。“咦?怎么跟我刚才看到的不一样了,难道这是明天的牌子?”小祝挠着头小声嘟囔着。

队长听后脸色更加苍白,说:“小祝,你把刚才那人给你的钱拿给我!”

“是!”小祝应了一声一掏兜,“啊!纸…纸…纸钱!”吓得小祝手一扬,倒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一张张冥币漫天飘散,虽没有天女散花的美感,倒是与李老板这摊位挺相配的。

只见队长弯腰捡起一张纸钱捏在手里,目光凶狠的盯着它,好像这纸钱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

小祝从地上爬起来,拽着队长的胳膊,带着哭腔说:“队…队长,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是纸…纸钱啊!我…当时我明明看到是人民币啊!队长?队长!”

还没等队长作答就听到“叮!”的一声脆响,这是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二人双双转头向地面看去,“这…是铜钱?”小祝哆里哆嗦的说着。

话音刚落就听见四周满是“叮叮叮叮!”铜钱掉落的声音,铺天盖地的铜钱朝地面砸去,却刚好避开他们二人,把他们围在中间。

队长见此连忙扔掉了手里的纸钱,谁料这纸钱在即将落地之际也化作了铜钱,队长看着这满地的铜钱竟是满脸愤恨,双手攥成拳头青筋暴起,对着街道一角怒目而视。

这可惊呆了小祝,他哪见过这场面,身子不由得又朝队长靠过去:“队长,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啊!”还没等小祝把话说完,队长一脚就把他踹飞了,倒地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脑袋晕了过去。

这时周围的一切突然都变得虚无起来,李老板的摊位仿佛被从这个世界上扣了出来,不知道时间和空间,究竟在哪一个维度。“画地成圆,祝你长眠。”那是李老板的声音。他和启钢叔忽然出现在队长一直注视的角落。现在的他们都换了一身道服,那道服黄的刺眼,好像有光从里面射出一样。帽子上的八卦也在慢慢转动着,好似有两条鱼在游。

“妖孽!还不现出原形!八年前你杀害了东斌乡众多无辜村民,当时我没能消灭你,今如今我特意请来李道长合力布局引你来此,定叫你魂飞魄散!”启钢道士大喝一声,接着双手飞速的变换着指法口中默念:“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地上的铜钱有了灵性一般朝他涌去,组合成了一柄剑,启钢道士一把抓过剑柄朝队长刺去。

队长也是身经百战,一个闪身躲过一剑。随即嘴角狞笑,抬手撕裂头皮,一股黑烟冒出,原来这队长是一条厉鬼!头生双角,双目赤红,龇嘴獠牙,手持一柄双刃斧是身穿一身龙鳞甲,护心镜上写了一个飞舞的刑字。分明就是古代将军的样子,而且必是杀人无数的屠夫将军!闪身躲开一剑后,大喊一声“死!”转手用斧柄向启钢道长腰部击去,眼看就要打到启钢道士身上!“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贫道来也!”这是一旁的李道长射出飞剑击在斧身上让这一击无效。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两位道长的合手渐渐压制住了那厉鬼并把他逼入一个角落,眼看就要收服这条厉鬼了。这时,厉鬼头上的双角突然腾起射向两位道人,瞬间击伤了李道长,也逼退了启钢道长。

那厉鬼见此发出森森的冷笑:“你二人本可消灭我,但你们布下这个铜钱阵耗费了你们不少功力吧,现下又伤了一个,哈哈!我看你们能耐我何!”说罢猛然出击,一斧子劈向李道人,再次重创他,幸好启钢道长飞身上来,才保住了李道人一条性命,启钢道人自己却因此伤了左臂。他轻声对李道人说:“我们杀不死他,只能把它困死在这里,把铜钱阵永久封印,我在这里缠着他!”李道人心想也只有这个办法,强支起身子施法念咒:“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归于无。禁!”铜钱阵急剧收缩,万枚铜钱一点一点叠加,缩小到一枚大小。

大阵中的事物也被那铜钱中间的钱眼吸入,消失于无形!纵使厉鬼再武力逆天,也只能堪堪顶住不被吸走。而启钢道长身为布阵者本身又是阵眼所在,想要封印厉鬼只得以身祭阵,临走前启钢道长大笑一声:“哈哈!男儿前驱不回顾,烈火飘风等闲度!今天我能灭了你,也算值..”话还没有说完,就入了那永恒的黑暗。而那最后一枚铜钱再吸收完所有事物后,便归于一点,消失在世间。

周围的空间慢慢变得真实,寂静的夜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唯一的证据就是李老板满是血的躺在地上,也不知还有没有救。

谁都没有发现倒在一旁的小祝忽然睁开了双眼,双目赤红!

作者寄语:好久没写了,写的不好请见谅呦!

易轶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